首页

行情

快讯

名人库

专栏

搜索

手机网站文章底页

如果比特币早于 Twitter 出现,社交网络的历史会被改写吗?

2007年的某个晚上,Jack Dorsey 做了一个梦。

Jack 从小是一个习惯独处的孩子。当别的孩子在玩美式橄榄球时,他正忙着痴迷于研究地图和火车的声音。火车驾驶员与调度员通过无线电传达地理位置,在他眼里有一种独特的魅力——这些通讯都用一种简单高效的方式表达了:“他们去哪”、“正在做什么”、“他们现在在哪里”。

多年后,这个孩子创造了一个叫作 Twitter 的产品。Twitter 这个名字是一种鸟叫声,叫声特点在于短、频、快——这很符合这个社交网站“简单高效”的传播内涵。小时候对火车的研究,无意中成了 Twitter 最初起源的灵感。

这一天是2007年6月,Twitter 刚上线一年多。在3个月前,德州的西南偏南大会上,Twitter 摘得了最佳博客奖项,注册用户数也跟着蹭蹭上涨,先是突破了10万,3个月后,又突破了25万。整个办公室洋溢着亢奋的情绪。

Jack 在座位上盯着自己的手机,想着要发条什么样的状态。为了方便人们通过短信使用 Twitter,2月份团队刚刚为产品增加了一个有点奇怪的功能:140字限制。140字让人们发送的信息越来越短,也让信息的传播速度越来越快。

他突然想到前几天看到的一个帖子,上面提到一个名叫比特币的东西。有个名叫中本聪的网友正在开发一个电子货币的协议,据说他原本想在2008年先发布论文,但最终忍不住提前一年开始写代码,目前进展还不错。

“电子货币的协议”,这是什么意思?Jack 没想明白,但他隐约觉得这个东西有点意思。

这天晚上下班回家后,Jack 做了一个奇怪的噩梦。他梦到 Twitter 一炮而红。随着用户增长速度越来越快,公司的技术能力逐渐跟不上发展,产品经常宕机,而公司内部却忙于开发新功能,管理团队面对各类问题焦头烂额,各个合伙人之间的关系也逐渐恶化,办公室里的 CEO 争夺战像极了一出宫廷内斗戏。

但这一切并不是最可怕的。Jack 梦到最可怕的事情是,Twitter 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网络之一。随着用户数的增多,政治操控、网络暴力、僵尸账号、仇恨言论,Twitter 上到处都是低俗吸睛的信息流。

更糟糕的是,当他想要对平台上的戾气言论做一些治理时,用户抱怨 Twitter 管得太多;当他想撒手不管时,政府和法律又有责任要求他们必须介入。另一方面,出于商业公司对利益的追逐,平台的推荐算法为了吸引更多的点击量,又在源源不断为用户推送相似的内容。Twitter 虽然上市了,但它却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第二天上班时,Jack 向合伙人埃文讲述了昨晚的噩梦。这个噩梦让他心情有点沉重,为了不让 Twitter 沦为这样的结局,他跟埃文说,也许我们应该把 Twitter 做得更开放一些,不是做成一个产品,而是做成一个协议——没错,就像互联网的 TCP/IP 协议那样,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开发新的产品,对团队也是一次解放。

可我们现在不就是这么做的吗?埃文并不太理解 Jack 这个想法。在他看来,现在的 Twitter 已经足够开放了,产品使用到的所有 API 都是公开的,任何开发者可以随意调用平台上的数据,今后甚至可以有不同的 Twitter 客户端,让用户自由选择。做成一个协议,跟开放 API 有什么区别?

区别在于,Jack 继续阐述自己的想法,如果 Twitter 今后上市了,为了挣钱,我们必须把 API 停了,封杀所有其他的客户端,这样我们才能抓到最多的用户,榨取最多的利润。如果做成一个去中心化的协议,我们将无法阻止别人在协议上面开发应用,因为协议不属于任何人。与此同时,用户在应用上有什么样的行为,平台需要什么样的内容审查政策去治理社区,这些也统统都跟我们没有关系。

如果要类比的话,就像把社交网络做成另一个“电子邮箱”。互联网上的邮件都遵守同一套标准,包括 SMTP 协议和 IAMP 协议等等。不论是雅虎邮箱、Gmail 邮箱还是 Hotmail,它们都使用同一套协议,这样一来,哪怕用户使用不同的产品,彼此之间依然是互通的,比如我用雅虎邮箱并不影响我给 Gmail 邮箱发邮件。

如果有人使用相同协议做了一个新产品,从诞生第一天开始,这个产品就具备与 Gmail 兼容互发邮件的优势。而且,协议的标准制定,使得你在 Gmail 平台上可以无条件下载、删除或者转移自己的邮件数据——用户的迁移成本几乎为零。

这样一来,每当一个新产品入场时,面对已有的巨头玩家,它不会面临市场被绝对垄断的劣势,因为用户可以随时带着自己的数据迁移到新的产品上。换句话说,市场将一直保持开放性。

那么,为社交网络搭建一个去中心化的协议,那会是一个怎样的情景?可以这样试想:

这套社交网络协议,不妨叫它 SSNP (Simple Social Network Protocol)协议。SSNP 协议定义了一个像 Twitter 这样的信息广场模式的社交网络是什么样的,它有账户注册的标准、用户数据存储与迁移的标准,以及发推、转发、评论、关注、点赞等基本功能。

如果一个产品是根据 SSNP 协议搭建的,那么它天然与其他 SSNP 协议产品互通。互通在这里是什么概念呢?

比如,微博上的用户「王大锤@weibo.com」在发布一条微博时,可以“@” Twitter 上的用户「[email protected]」,对方将收到这条信息的提醒;反过来,Twitter 上的用户,也可以关注微博上的大 V,给对方发布的内容点赞和评论。

微博和 Twitter 可以有自己的内容审查政策,自己的发言规则,自己的社区文化,在功能设计和外观 UI 上,也可以有不同的客户端。同时,当用户要迁移到“饭否”上时,迁移成本将非常之低。用户可以导出自己的数据,带走自己的粉丝和关注,在一个新的平台上继续生活,完全不影响新账号(新用户名@fanfou.com)的使用。

Jack 说完这套构想后,整个办公室的人都陷入了沉默。显然这种「要协议不要平台」的做法,与 Twitter 诞生时的模样更为接近,它也是团队更想要的一种模式。

但与此同时,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却仍然没有解决。

我们是一家商业公司,开发协议并不挣钱,怎么维持团队长期运营?哪怕是早期处于融资的阶段,不太需要考虑商业模式,但投资人的钱迟早有一天需要变现和退出,这时候,一个开源的协议,无法垄断用户的数据和他们的社交关系,恐怕很难捕获到社交网络上真金白银的价值。

Jack 对这个问题同样没有答案。他想过这个问题,但没什么好的办法。要么忘掉这个想法,要么就把这个问题无限推迟。这是最后一个看似无解的关卡。

突然间,他脑里闪过一个单词:Bitcoin。

是啊,这位名叫中本聪的人,他在用同样的方式开发一个网络,只不过不是社交网络,而是支付网络。

Jack 突然开窍了,比特币是一个点对点的电子支付网络,任何人使用这个网络就能向世界上另一个人转账汇款,不需要公司和中介。而这个支付系统的开销成本,则由网络里的P2P节点来承担,这些节点也叫矿工,他们通过保护比特币网络来赚取奖励,这个奖励就是系统自动分发的比特币。

当更多人使用比特币网络时,作为奖励的比特币就更值钱。开发协议的创始团队,以及最早加入比特币网络的节点,理论上能在早期以相对便宜的价格获得大量的比特币,之后网络价值变大,他们获得的回报也会更大。通过这种方式,比特币在开发去中心化的协议的同时,也解决了商业模式的问题。

如果有人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开发一个电子货币的协议,为什么我们不能使用同样的方法来开发一个社交网络的协议呢?毕竟电子货币和社交网络,看起来都属于人类社会的必需品和公共事业。它很难被商业化,但同时又需要承担公共的社会功能。

办公室里依然一片沉默。Jack 还没来得及把自己心里这些想法告诉大家。他必须再去确认自己对比特币的理解是正确的。他在想,也许应该先找这位叫作中本聪的人聊一聊。

总而言之,Twitter 的前景依然很模糊,但 Jack 心里至少有了某种答案。

他还在想,也许除了 Twitter,他应该再做一个产品。

比特币毕竟才刚刚开始,它的力量还很弱小。去中心化的电子货币能否成功要打一个问号。也许他应该先做一个中心化的支付产品,就叫Square,去解决人们收钱付钱的问题。如果这个产品成了,他很乐意反过来去帮助中本聪,资助这个比特币项目的开发……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了。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算我穿越。

最后多说两句:

1、Twitter 的 CEO Jack 最近发布了一条令人沸腾的消息:Twitter 将资助一个 5 人小团队,由 Twitter CTO 亲自参与,共同开发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网络协议,而 Twitter 将作为符合这个协议标准的客户端之一。

这个团队被称为 Bluesky,拥有非常大的自由与自主权,他们可以无限参考 Twitter 上已有的工作,如果觉得需要另起炉灶,也完全没问题。

2、Jack 提到,之所以有这个决定,是因为他意识到有些事情是中心化平台很难做到的。对 Twitter 来说,这些事情包括:

第一、针对社交网络上的内容,给出一套全球通行的审查政策。实际上各地区法律要求与社区文化都不同,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第二,社交应用的推荐算法不是开源的,用户没有选择的自由。

第三,社交应用出于自己的利益,会去推容易吸引眼球的内容,而不是健康的内容。

而新技术的出现让去中心化变得可能,区块链提供了开放可持续的数据存放策略,以及治理机制和货币化机制。

3、USV 投资人 Fred Willson 转发了 Jack 的推特并表示赞同,他说早期 Twitter 走的路更接近去中心化协议的路线,API 对外开放,有许多第三方客户端,但后来经过团队的决定,他们选择了一条更中心化的道路。

在当时的决策环境来说,这个决定对于一个商业公司而言是绝对正确的。但 Fred 有时候在想,如果 Twitter 是在比特币诞生之后,而不是在比特币诞生之前出现,也许结果会很不一样。

4、Jack 持有比特币,也只持有比特币。他旗下的另一家支付公司 Square 创立了一个名为 Square Crypto 的项目,致力于资助与比特币协议相关的研究。

5、但不少用户对 Twitter 这次“去中心化”与“自我革命”并不看好,许多人提到的一个原因是,目前其实已经存在很多类似的去中心化社交网络,他们是开源的产品,也是开放的协议,但并没有吸引多少用户真正使用。

在橙皮书看来,这可能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1、现有这些去中心化产品的体验,跟已有产品比,差距太大,不好用,难用;

    2、现有的社交网络协议并没有成为事实上的标准,协议本身对开发者的号召力不够。Jack 在这方面可能有一定的势能。想想,如果张小龙在中国说要推出一个去中心化的微信协议,响应的开发者会不会更多?

    3、如果无法与现有的社交网络平台“互通”,新的社交网络平台很难起量。因为 Facebook、Twitter、微博这些平台牢牢掌控着用户的数据和关系链,网络效应太大,想让所有用户迁移过去几乎不可能。如果 Jack 作为带头者,能让这套协议首先与 Twitter 打通,将会是一个非常大的不同。

0/300

相关新闻

Jack 做了一个梦:从电子货币到社交网络

Jack 做了一个梦:从电子货币到社交网络

12-14 17:46

全部 综合技术人物创投百科观点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