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情

快讯

名人库

专栏

搜索

WAP小程序详情页图标下 手机网站文章底页
之前的假设已然成真:在公链上,交易费较高的交易注定会享有优先打包权(即,被优先处理)。

2017 年,比特币网络出块活跃。有人批评称这是一种畸形现象,认为零费用市场是大势所趋。自此以后,比特币的收费方式固定下来:低费用区块链饱受通胀和垃圾数据的苦恼,市值第二大的以太坊区块链采用了合理的收费方式。这预示着人们对主流区块链的看法发生了转变,从通用计算层转向了金融基础设施。

这一转变背后的逻辑很简单。中本聪在比特币的设计中将交易费和区块大小上限相结合,既作为一种反垃圾数据机制(防止数据量过大,致使区块链无法验证),又能为矿工提供长期补贴。中本聪设想了这样一个未来:等到区块奖励耗尽后,仅靠交易费就足以支付矿工的成本。
目前,这一预期很大程度上保持不变:比特币支持者仍相信,交易费将不断上涨,最终成为矿工的全部收入。(据 Coin Metrics 数据显示,交易费目前只占比特币矿工收入的 9.7%。)其中,区块空间上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只有在一个有限制的系统中,交易者才会愿意为了让自己的交易被打包进区块而支付交易费。在一个无无限制的系统中,交易费实际为零。不难想象,那些不设限的区块链只能依靠持续的通胀来维护系统安全性,或者转型成为许可链。

除了保障安全性和避免永久通胀之外,交易费还有其它影响。实际上,交易费会迫使交易者认真思考他们使用区块链的目的,从而鼓励高价值交易,防止琐碎的用例泛滥成灾。在比特币等交易费较高的区块链上,边缘用例、垃圾用例或非货币用例会随着时间推移变得无人问津。

正如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格雷格·麦克斯韦(Greg Maxwell)所言,人们对具备高可用性的永久数据存储空间的需求是无限的。结果导致交易费较低的区块链成了大型垃圾场。如果你将交易费看作交易的权重,就可以看到在区块空间竞拍中,费用较高的交易会淘汰费用较低的交易,就像在水桶中放入一块铅坠,水会溢出来。

Veriblock 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Veriblock 是一种协议,它的原生代币是 VBK,用户使用固定数量的 VBK 购买比特币的区块空间。在高峰期,Veriblock 交易占比特币交易的 30% 以上。但是,随着比特币的交易费在 2020 年 5 月开始上涨,且 VBK 的价格下跌(致使 VBK 兑比特币的汇率下降),Veriblock 交易量逐渐减少。最终,比特币胜出。

因此,许多比特币支持者相信,从长远来看,基础层就类似 Fedwire 和 CHIPS 这种平均交易规模较大的结算网络。这已经成为了比特币开发者长期以来的工作设想,以及比特币支持者对中本聪骰子(SatoshiDice)和购买咖啡等用例嗤之以鼻的原因之一:他们认为这些都不适合基础层交易。人们不会为了买条口香糖而使用电汇支付。付款方式取决于便利程度和结算需求。

以太坊上

就像比特币在 2017 年出现的交易费高峰期,以太坊在 2020 年也迎来了健康的区块空间市场。得益于稳定币的流行和 DeFi 的飞速发展,以太坊的交易费在 2020 年飙升,最高达矿工收益的 60%。8 月 13 日,以太坊上的交易者共支付 860 万美元的交易费,单笔交易费的中位数是 3.6 美元。

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在谈论比特币时曾说过“货币网络的交易成本不应该超过 5 美分。”可以肯定的是,布特林乃至整个以太坊社区对交易费的态度已经随时间的推移而缓和。由于以太坊 2.0 上线推迟,人们对无限区块空间的负外部性了解深入,以及人们发现高交易费具有抑制通胀的作用,许多以太坊用户已经接受了高交易费。

随着 DeFi 领域涌现出大批流动性挖矿项目,再加上稳定币的持续发展,以太坊平台上其它用例的交易费也水涨船高。在某些情况下,部署复杂合约的成本已经飙升至数百美元。如今,发送一笔价值数百万美元 USDT 的交易所需的费用很有可能超过部署 Aragon DAO 或创建一种非同质化代币(NFT)。

对于部分以太坊用户来说,这是需要深刻反思的,因为这会阻碍当前形态的以太坊实现更加宏伟的愿景。这样一来,只有费用较高的交易才会被打包进区块。

自从扫清障碍以来,比特币用户已经找到了解决方案,他们优先采用分层的方法,将基础层用于进行大规模结算。比特币增强可扩展性依靠的不是增加区块空间的容量,而是尽可能减少上链的数据。闪电网络就是将上千笔转账压缩到少数几个链上交易中。

另外,还有像 Opendimes 之类的硬件钱包,只需要往里存入加密货币,就能多次使用;以及 Liquid 等侧链技术,可以用来发行加密资产并实现链下转账。我们甚至还可以将交易所和托管机构(只允许用户在它们自己的数据库上按需转账)理解成可信的侧链。如果交易所从实时的总清算模式转换为净清算模式,就能空出更多区块空间。

它们的共同点是,都通过延迟结算来节省交易费(将多笔链下交易打包到一起)并提高效率。

请记住,上述方法都依赖于信任模型,而且不完全等同于基础层的比特币交易。具体来说,那些需要确保高可信度的付款需要立即进行最终结算,然而在其它情况下,用户可以接受延迟结算。事实上,后者通常是首选,因为延迟结算会提高效率,并且在出现问题时可以及时补救。重要的是,比特币用户可以根据需要选择进行基础层交易。

最关键的是,我们要理解,如果浪费会导致交易费增加,交易者就会出于经济考虑尽可能减少对区块空间的占用。固定的区块大小和活跃的区块空间市场意味着比特币会惩罚那些挥霍无度的用户。这就是为什么 Coinbase 在犹豫数年后,最终决定采用批处理等措施来节省区块空间。批处理可以将多笔付款合并到单笔交易(成本是固定的,按字节数来算)中,从而减少数据量。

以太坊的交易费模型更为复杂。以太坊 2.0 可能会为用户提供超大区块空间,不过这一愿景何时实现尚未可知。从主要特性来看,以太坊比比特币更具延展性,可用区块空间容量在不断变化。提高 gas 上限可以有效地将交易成本从用户转移到节点运营者身上,后者必须承担更高的验证成本。

如果选择扩大区块空间的解决方案,重度用户就不会想方设法优化对空间的使用。以太坊技术社区已经设计了多个延迟结算系统,可以减少交易对主链数据的影响。这些系统大多属于 Rollup 方案。不过,对于区块空间的工业用户而言, 说服开发者或矿工提高 gas 上限的成本可能比重构后端要低。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协议设计者愿意快速迭代核心协议参数,用户就不会为了提高效率而进行大量投资。怀着对未来超大区块的期盼,用户有可能放弃务实的态度。以太坊必须在两种愿景之间进行选择:是成为低费用且永恒创新的资源密集型世界计算机,还是经济密度更高的金融结算网络。

CoinDesk 的专栏作家尼克·卡特(Nic Carter)是 Castle Island Ventures 的合伙人,也是区块链分析创业公司 Coin Metrics 的联合创始人。Castle Island Ventures 是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的一家专注于公链项目的风险基金。
文章下面
0/300

相关新闻

以太坊是世界计算机,还是全球金融基础设施

以太坊是世界计算机,还是全球金融基础设施

08-27 10:24

在以太坊上发行比特币,是比特币网络扩容的最佳解决方案?

在以太坊上发行比特币,是比特币网络扩容的最佳解决方案?

06-05 20:46

全部 综合技术人物创投百科观点游戏